也论郭德纲的大不敬

2013年12月17日 网络文摘 也论郭德纲的大不敬已关闭评论 阅读 799 次

北朝鲜的张成泽因为鼓掌慢了那么一点,就被金三胖陛下怀恨在心,终于在合适的场合合适的时间给犬葬了。共朝的毛粉左奴眼含泪水心潮起伏地注视着这伟大的暴行,然后无语地离开。他们狂热地呼唤的“文革”终于在北朝鲜这个伟大的帝国实现了,但是,他们绝对不敢给共朝的人民特别是未经过文革的人民解释,这就是他们热爱并渴望再次实施的”文革“。
共朝的“文革”与此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细节都相似。曾经的二号人物,在一号人物发动的人民运动中打倒了,然后加上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在他的亲自关怀下死在被褫夺了所有职务并开除党籍之后。“让刘少奇看到自己的下场再死”,不仅打垮了刘少奇的身体,也打垮了他的精神。一号领袖获得了绝对的胜利。如果还有人说,一号领袖全面发动内战是为了革命的话,那么请看看他对待自己的所谓政敌的歹毒用心,就可以明白,他究竟要革谁的命了。倾全国之力,只是为了要消灭自己以为的对手,保住自己的绝对权威的地位,这不是独裁者的行为吗?为之辩护的专家们如果有脸皮的话,是否会觉得脸红呢?
其实,大独裁者处决二独裁者,或者某一级的独裁者,那不过是独裁者们自己的杀戮游戏。他们之间的革命友谊无非是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杀不掉你,就被你杀。杀来杀去,最后同归于尽罢了。在这个杀戮的游戏中,别说什么战友,更别讲什么秘书,也别说什么亲戚朋友,甚至兄弟姐妹还有老婆,只要可以出卖,没有什么不能出卖的,只要可以杀戮,没有谁不能杀戮。林彪最早看透了独裁者的心思:利益高于一切。当然,这利益绝对不是人民的利益,而是他自己的利益。所以,金三胖处死张成泽,和伟大领袖处死刘少奇,处死贺龙,都是一样的。手法虽然不同,本质并无区别。只是金三胖陛下青出于蓝,他杀人的方法当然比给糖尿病人打葡萄糖要精彩多了,比如炮轰,比如狗咬,下一个是什么新花样,那还要看,因为,凡是伟大领袖的心思,我们这些屁民是猜不透的。
张成泽因为鼓掌慢了些(当然这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是同床异梦),就被狗葬了。本朝最近少演这类的壮烈的正剧了,不过喜剧倒是有的,比如郭德纲,刚刚被官媒之首的北京广电发函呼吁抵制,只是因为他在不恰当的时间和不恰当的场合写了那么一首诗。
虽然和北朝鲜的金二胖比较起来,北京广电的台长死了,算不了什么新闻,但是,毕竟是党的优秀干部,毕竟曾经是一台之长,凡是本朝的”长“,不论活着还是死了,都要站在他的下属们的心中的,并且用他的理论和思想永远地控制着他们,人死了,但是他的奴才还活着!
按照北京广电发出的公开呼吁抵制郭德纲的信来看,郭德纲先生在北广王台长下葬那天写的诗,有恶意攻击之嫌,是对死者的大不敬。因而要求道歉,并且要求所有的官媒都来抵制郭某人,甚至声称,不希望王台长的车,成为以后媒体人的鉴,云云。虽然语无伦次,但大体明白了这个里面的意思!
不知道共朝有没有大不敬的罪,如果有的话,不知道在哪一本法律里面可以找到呢?北京广电的媒体人是不是太悲伤,不仅猪油蒙了心,连眼睛也蒙上了?如果共朝没有惩治所谓大不敬的法律,那么用这个罪名来攻击别人,并且要求全体同行集体封杀,岂不是疯狂吗?
大不敬,那是专制时代的十恶不赦的罪,凡是对主子不敬的,或主子以为不敬的,都会治这个罪!其实,北韩的张成泽鼓掌怠慢,就是所谓的大不敬。原来最民主国家的共朝的官媒没有什么可想,竟然与三胖陛下异床同梦,在打击异己方面,他们竟然想到一起了,这难道是巧合吗?
如果郭德纲真的攻击了或者侮辱了某位死者,按照共朝的法律,那算是诽谤,死者的家属出来起诉就够了,请问,北京广电的全体媒体人是死者的什么亲戚?这岂不是狗长三个鼻子眼-----你多出了那么一口气吗?
再者,郭德纲那首诗点名道姓,是专为北京广电的伟大台长而写的吗?没有!那为什么你们要偏偏想到这里呢?足见你们心里实在是充满了鬼,时时刻刻惧怕别人的批评,真是八公山上草木皆兵。
最可笑的是,他们还有别的一些什么人,都声称这是对死者的不敬,也就是说,即便是死者有什么毛病,有什么缺点,有什么错误,有什么罪行,也不能说!是吗?按照他们的逻辑,希特勒当然是批评不得了!不仅如此,所有的死人都批评不得,因为北京广电有智慧很聪明的媒体人们完全彻底地继承了他们的伟大领袖的阴谋论——这是用批评死人来攻击活人!
太有趣了!
对于独裁者而言,他们唯一无法去除的恐惧,就是别人的批评!仿佛一有人批评,他的地位就不保了。甚至会变态到有人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便以为那也是在表示不满。张成泽不过是起来慢了一点,就成了犯死罪的依据。而郭德纲不过是写了一首诗,就成为攻击那敬业的受人民爱戴的英年早逝的台长大人的依据,要全国同媒集体封杀了!倘若北京广电由金三胖做领导,那岂不要将郭德纲拉出去狗葬n次了吗?虽然他们有这样的心,但是,对不起,中国不是北朝鲜!
独裁者控制国家的办法很多,深文周纳,兴文字狱就是一种,可惜北朝鲜的金三胖文化有限,还未见他如何能从文字里面看出反骨。倒是北京广电敬业的媒体人,他们最擅长的当然是在鸡蛋里面挑骨头,在文字里面找证据了。依照他们的做法,是不是以后再也不可写”同床共枕“了呢?因为有个”共“字,是不是鸡毛以后也不能叫鸡毛的了呢?因为这个词里面有个”毛“字,是不是连”反正“这个口语也不能说了呢?因为这里面有个”反“字!倘如此,天下人还能说话了吗?
我们无法窥见郭德纲写这首诗的内心世界是什么,但是我们的确没有看到郭德纲点名道姓去攻击谁,倘若据此就可以全国封杀一个艺人,那是不是意味着今后只要官媒、领袖、领导、警察、法官之类的人觉得哪个人可能要犯罪,就可以将他们逮捕起来去判刑呢?那是不是意味着今后中国人民连说话的权力,甚至连对口型的权力也没有了呢?只要他们觉得那是在侮辱他们的领袖,他们的先人,或者是他们自己,就可以封而杀之呢?
郭德纲写了一首诗,那里面有了北广電最受尊敬的台长的名字里面的一个字,就成了侮辱死者的证据,据此逻辑,男人都是强奸犯,女人都是卖淫犯,即便是道德高尚到宇宙的北京广电的伟大的媒体人们也不例外!
金三胖疯了,他没有给自己留个余地,将来的下场,我们都可以看到。
北京广电的所谓媒体人(其实不过是北京广电的官方)也似乎疯狂了!他们一面谴责别人没有道德底线,一面向全世界人民秀着智商的下限。可惜的是,他们忘记了,智商只是低在他们自己身上,人民的智商从来都不低。金三胖不知道这一点,北京广电官方似乎也不知道这一点,在这一点上,他们是多么相似呀!
只是可惜,北京广电做不了金三胖,中国也不是北朝鲜,郭德纲更不是张成泽,于是让怀念独裁的奴才们无法过那鲜血淋漓的瘾,他们也就只好发一张歇斯底里的函,让我们在年终岁尾的时候,多那么一点笑料罢了!
就这一点而言,我们当然要感谢改革!只是还不够,不然,哪里容得北京广电这条官狗狂吠呢!